甘肃高院发布三起重特大毒品案件

时间:2015-07-06     作者:






73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2013年以来全省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的一些情况,并公布3起涉案毒品数量巨大;各主要被告人均长期从事贩运毒品犯罪活动,并在犯罪中均起组织、策划、筹措资金等主要作用;社会危害极大的毒品犯罪案例。

据介绍,2013年,全省法院新收毒品犯罪案件2107件,案件数量比2012年上升了14%2014年,新收毒品犯罪案件2582件,案件数量比2013年上升了18.4%;今年16月,全省法院新收毒品犯罪案件1425件,案件数量比去年同期(1395件)也有上升。近年来,全省毒品犯罪案件数量呈持续增长态势,同时毒品类犯罪案件也呈现出六大特点。即大要案时有出现,社会危害大。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犯罪涉案毒品数量越来越大。全省法院审理的20多公斤的毒品案件也有好几件;化整为零的零星贩毒突出,大宗毒品案件所占比例相对减少;毒品种类增多,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犯罪手段隐蔽性强,如利用人体藏毒,通过邮政、物流将毒品混装,溶解于液体中,利用动物活体藏带等时有发生;毒品犯罪呈内外勾结,形成制造、贩卖、运输、走私毒品“一条龙”;毒品犯罪以前相对集中在兰州、临夏等地,现在逐步向全省蔓延。

近年以来,全省各级法院特别是毒品犯罪多发地区的法院,依法对一批罪行严重、社会危害性大的毒品犯罪分子判处了重刑乃至死刑,有力遏制了毒品犯罪蔓延的势头,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心健康,净化了社会风气,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当前及今后一个时期,全省法院将采取有力措施,加大毒品犯罪案件审理力度,严把毒品犯罪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确保毒品犯罪死刑案件的审判质量,依法严惩各类毒品犯罪行为。全省法院对毒品犯罪打击的重点是:打源头、打毒枭、打职业毒贩、累犯、毒品再犯,加大对零包贩毒特别是多次贩毒人员从严惩处力度,加大对引诱、教唆、欺骗、强迫他人吸毒及非法持有毒品等“末端”毒品犯罪的惩处力度,严厉惩处涉毒洗钱犯罪和为毒品犯罪提供资金犯罪的犯罪,加大对吸毒诱发的杀人、伤害、盗窃、交通肇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犯罪的惩处力度;对毒品犯罪的再犯一般不得适用缓刑;对毒枭、职业毒贩、累犯、毒品再犯,从严掌握减刑、假释条件,适当延长减刑起始时间和间隔时间,严格控制减刑幅度,延长实际执行刑期;加大对毒品犯罪分子经济制裁力度;切实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根据毒品犯罪案件的具体情况,对情节较轻、社会危害小的和具有立功、从犯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的毒品犯罪,充分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分化瓦解毒品犯罪分子,充分体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在做好毒品犯罪案件审判工作的同时,集中开展禁毒宣传活动,不断强化禁毒综合治理工作。

 

毒品犯罪案例

案例一:何二洒案

【基本案情】被告人何二洒(又名“李维国”)、马进海于20094月初预谋购买毒品。同年410日,何二洒安排马占才、马国庆购买用于运输毒品的车辆。412日,何二洒向马国庆银行卡内汇入现金9万元,马占才、马国庆二人在成都购买黑色汽车一辆,并驾车前往云南。415日,四人在云南大理会合后预谋由何二洒负责联系毒品货源,马进海负责筹措资金及毒品运输到兰州后的接货。马占才、马国庆遂于416日驾车返回兰州等待。马进海于次日乘飞机返回兰州筹集毒资。马进海于418日在兰州交给马占才、马国庆现金5000元,让二人当日出发到云南大理运输毒品。何二洒于427日从他人处以每克225元的价格商定购买毒品后,与马进海电话联系安排其在东乡县交付毒资91万元,何二洒在云南昆明又支付毒资现金5万元后取得毒品,并于当日下午在昆明将装有毒品的背包放置在马占才和马国庆驾驶的汽车内,马占才、马国庆按何二洒的安排将毒品藏匿于该车备胎内。当车行至高速公路收费站附近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当场从该车备胎内查获毒品海洛因898962克。当晚,上诉人何二洒、马进海分别在大理、兰州被抓获归案。

【裁判结果】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何二洒、马进海、马占才、马国庆均构成运输毒品罪,且运输毒品数量大。何二洒、马进海属主犯。马占才、马国庆属从犯,可依法从轻处罚。以运输毒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何二洒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后何二洒上诉至省高院。

省高院审理认为,原判认定被告人何二洒犯运输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何二洒系主犯,且运输毒品数量大,罪行严重,依法应从严惩处。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二:马得胜案

【基本案情】2010316日,被告人马得胜伙同他人指使马热哈麻、马一四么力、赵有奴四(均已判刑)在云南省孟连县接取毒品后,由马热哈麻、马一四么力驾驶两轮摩托车携带毒品前往普洱,赵有奴四乘车在前面为二人探路。当日14时许,马热哈麻、马一四么力在途经孟连县孟勐公路时被公安人员抓获,当场从马热哈麻、马一四么力携带的黑色行李包内查获毒品10850克。随后赵有奴四被抓获,马得胜逃跑。20124月初,马得胜与马尕西(批捕在逃)合谋从云南购买毒品欲贩运至甘肃,马牙新接受马尕西的指使在云南大理接取毒品后藏匿。同月9日,马得胜和同居女友马潇丹通过银行分别向马尕西所提供的帐号以现金和转账方式汇去购毒资金115万元。期间,马得胜以10万元雇佣马哈比布前往云南运输毒品,马哈比布又以78万元价格雇佣马么呢驾驶一辆货车一同前往。当月21630分许,在马得胜、马尕西指挥下,马哈比布、马么呢驾驶货车抵达大理凤仪高速公路口等待,马牙新将装有毒品和1万元现金的蓝色提包交给马哈比布。随后公安人员将马哈比布、马么呢抓获,当场从二人驾驶的货车上查获毒品9573.3克。

【裁判结果】原审法院认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以被告人马得胜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后马得胜上诉至省高院。

省高院审理认为,上诉人马得胜为牟取巨额非法利益,伙同他人从云南购买大量毒品欲运输至甘肃进行贩卖,其行为确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其在共同犯罪中,出资、雇佣、指使他人赴云南大理接运毒品,起主要作用,是主犯。马得胜于20033月伙同他人指使马热哈麻、马一四么力、赵有奴四从云南运输海洛因10850克的犯罪事实,由于其在逃未能及时追究,其又于20124月伙同马尕西继续从事毒品犯罪活动,并积极筹措巨额毒资,寻找运输毒品的“马仔”前往云南运输海洛因9573.3克,马得胜两次涉案的海洛因数量达20423.3克,属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上诉人马得胜主观恶性深,罪行极其严重,一审对其判处死刑并无不当。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三:马艾米尼案

【基本案情】被告人马艾米尼于2010年底在兰州市与他人预谋贩卖毒品,后指使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前往云南省大理市准备接运毒品。三人先后抵达云南省大理市下关镇后,马艾米尼住其情妇孙文英家中,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同住一招待所内。201012月下旬,马艾米尼与“缅甸人”商定毒品数量及价格后,在大理市下关镇通过银行账户从兰州等地筹集毒资,并指使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等人提现汇集于其处,又安排李、牟二人及“马二洒”(在逃)租赁好存放毒品的房屋。20111319时许,马艾米尼通过电话指使原审人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前往大理市下关镇近接收毒品,并将接收到的毒品藏匿于事先租好的房屋内。1414时许,公安人员在出租房内抓获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当场查获毒品海洛因55块,共计19121.6克。同日16时许,马艾米尼被抓获。

【裁判结果】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马艾米尼为牟利,雇用被告人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为贩卖而共同购买毒品海洛因,三人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且贩卖毒品数量特别巨大。在共同犯罪中,马艾米尼出资、联系毒品,指使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支取毒资、接运、藏匿毒品,属主犯;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受马艾米尼雇用具体实施支取毒资、接运、藏匿毒品,属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以贩卖毒品罪判处马艾米尼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后马艾米尼上诉至省高院。

省省院审理认为,上诉人马艾米尼为牟利,雇佣李得胜、牟依斯么尔力为贩卖而共同购买毒品海洛因191216克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三人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马艾米尼属主犯,其贩卖毒品数量巨大,含量高,社会危害大,依法应予严惩。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目前,以上三案中的三名被告人均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 案件类型:
  • 失信类型:
  • 被执行人姓名/名称:
  • 证件号码/组织机构代码: